焊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锡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泰石油管线意在东亚中国原油进口新路线图凸显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07:38 阅读: 来源:焊锡机厂家

泰石油管线意在东亚 中国原油进口新路线图凸显

泰石油管线意在东亚 中国原油进口新路线图凸显

泰国能源部长蓬明·勒索里德日前透露,泰国有意在取得东亚和中亚几个国家的支持后,将在今年晚些时候筹资6亿美元,在泰国南部克拉地峡地区修建一条长达260公里的石油管线。这条管线修建成之后,油轮可以不必绕道狭窄的马六甲海峡,直接在克拉地峡西侧停泊,卸下石油,通过输油管道让石油从印度洋直达太平洋。

长期以来,中国4/5的原油进口经由马六甲海峡进出。面对国内日益增长的石油消费,中国政府一直希冀能为自己找到一条新的原油进口通道。如果这条石油管线能够付诸实施,能为中国提供一条新的石油“路线图”吗?

泰国谋求东南亚能源中心雄心勃勃

2003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原油进口国。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冯飞对记者透露,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从1995年的7.6%增加到2000年的31.0%。冯飞预测,到2020年,我国石油消费量最少也要4.5亿吨,届时石油的对外依存度有可能接近60%,与目前美国的水平相当。

因此,谁掌握了对中国石油进口的任何一个环节,就可能从中寻求到巨大的商机。此前,我国石油进口的一半以上都来自中东、非洲等地区,而其中的4/5以上则又必须依赖狭窄的马六甲海峡才能输往国内。目前,这条海峡掌握在新加坡手中,新加坡也藉此不仅发展成为世界第四大港口,而且成为东南亚的能源交易中心。

而泰国目前的原油年加工能力达到100万吨,与新加坡120万吨的年加工能力不相上下。为此,泰国一直希望取代新加坡成为东南亚能源中心,并进而取得对华原油进口的控制权。

今年1月29日,泰国第一座提供一站式服务的燃油交易中心在春武里府的诗拉差码头自由贸易区宣告成立,并在当日签署9份燃油交易合同,贸易额高达400亿泰铢。

目前,该交易中心拥有两座储存量分别为7.3亿立升和3.4亿立升的油料储藏库,还有日产量为38.5万桶的炼油厂,10-25吨级的深水码头以及周围一系列连贯性的服务设施。

此前,泰国政府已经降低了燃油的出口所得税,将长期鼓励推行区域能源中心的发展策略。并且,泰国内阁会议还在日前通过了扩建泰国天然气管道计划。根据这项计划,泰国石油公司(PTT)将在今后10年的天然气输送管道建设计划中,增加1048.34亿铢投资,使天然气输送量增加25%。

中国社科院亚太所泰国经济问题专家周方冶对记者透露,这项扩建工程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公开对外招标。

专家分析认为,泰国现任总理他信一直试图把泰国发展成为区域能源中心,因此,泰国政府新近的系列动作并非孤立,而燃料油中心的开张,只是他信谋求区域内能源贸易中心的第一步。

泰国大打“区域”牌

蓬明·勒索里德在透露石油管线消息的同时,还向国际社会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我们的目标,是充分利用我们的地理优势和靠近市场的有利条件。”

为了谋求该地区能源贸易中心的角色,泰国全力祭出自己在交通和能源运输等方面的地域优势。一方面努力争取中国、印度和日本等国对泰国能源领域进行战略投资,同时还和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及阿曼等石油生产大国进行价格协商,大幅降低泰国国内石油售价,力图取代新加坡成为东南亚最重要的石油贸易中心。从而,与新加坡油市展开公平竞争,并实现5年内成为石油区域贸易中心的战略目标。

业内专家认为,泰国为了谋求东南亚能源贸易中心的角色,可谓机关算尽,甚至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

此前,泰国曾经先后提出多种方案,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在其南部地区沿克拉地峡开凿一条长102公里、宽400米、深25米的“东方巴拿马运河”。从而,使货轮能从泰国西海岸的安达曼海经由运河直达太平洋海域的泰国湾。

“这条运河的开凿计划甚至可以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泰五世王朱拉隆功王时期。”社科院亚太研究所泰国经济问题专家周方冶对记者说:“但是,由于在朱拉隆功王时期,其他国家不支持该工程的上马,因此该计划一直被搁浅。”

据周方冶介绍,在上个世纪70年代军政府时期,克拉地峡的运河开凿计划再次被提了出来。然而,由于泰国南部地区是伊斯兰分离主义的聚居地区,因此有人担心,克拉地峡开挖成功之日,就是泰国南、北领土分裂之时。

周方冶说,在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泰国进入文官掌权时代,政府更迭频繁,当时的历届政府都无暇顾及克拉地峡、以及石油管道的事宜。进入到现在他信政府时期,由于其在泰国国内具有很高的民意支持率,因此修建克拉地峡的动议被重新提了出来。但是,泰国国内依然只有三成的人赞成这项工程的上马,另外有三成的人对这项工程的上马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剩下的人则反对这项工程的上马。同时,东盟内部的一些成员国则强烈反对该工程的上马。

周方冶透露,与此同时,由于克拉地峡运河开挖工程需要耗费280亿美元的巨额资金,因此泰国政府本身可能无法独立完成。周方冶对记者说,一条曼谷国际机场到市区的高速公路,修了10年都还没有完全修好,其80%的资金不知去向。

究其原因,主要是泰国政府机构内部触目惊心的腐败问题。因此,有人担心,如果克拉地峡运河开挖工程一旦上马,可能其建设周期将会无限期地延长。

因此,克拉地峡运河的开凿计划被无限期延后。

石油管线上马尚需跨越众多障碍

周方冶认为,“实际上,泰国新近要上马这条石油管线是原来克拉地峡运河计划的替代方案。”

业内知情人士分析,由于石油管线计划在经济上更可行,同时建设周期也相对较短,并更容易取得国际支持,因此泰国政府最终放弃运河计划,而最终选择了石油管线计划。

“同时,马六甲海峡地区海盗猖獗也是泰国政府最终也成为梦想替代新加坡的重要缘由。”这位人士说。

“按照泰国现任总理他信在国内的支持率,石油管道的项目论证在国内通过的可能性还是非常高的。”周方冶分析:“当然,不排除他信此举在政治上作秀的可能性。”

周方冶向记者介绍,2004年是泰国的大选年,他信在这时候放出风,说即将在南部地区安排如此重大的项目,从而为泰南地区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自然可以为他赢得南部地区众多的选票支持。周方冶说,泰国南部地区一直是他信政治对头川·立派的传统势力范围,他信所在的政党在该地区一直势单力薄,因此赢得南部的支持对于明年他信连任至关重要。

“随着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的引退,东盟一直群龙无首。为此,他信对此角色一直耿耿于怀,希冀能在未来担任起东盟组织新领袖的角色。”周方冶认为:“因此,来自东盟内部成员国的理解和支持至关重要。”

看来,如果没有真正见到挖土机开挖泥土的身影,石油管线能否上马就依然还是未知数。

中国原油进口新“路线图”凸显?

周方冶说,中国政府对于这条石油管线肯定是支持的。他进而介绍说,当年在克拉地峡运河的规划中,中国、日本还有韩国,都是举双手赞成的。中国政府甚至曾经设想以政府参股的方式参与运河的开发,并且还派出相关机构试图承包克拉地峡运河的开挖工程。

“但是,究竟能解决中国多少问题,现在还很难讲。”周认为。

“石油管线的运输能力和原来的运河计划相比,还是相对有限,同时管道运输的成本比海运要高,并不能完全解决中国、日本等国的石油安全问题。”亚太所东南亚国际问题专家张洁博士这样认为。

张洁对记者说,管线计划与开凿运河相比,影响要小,政治敏感性也要小,因此相对较为现实。

“石油管线有付诸实施的可能性,但是我们还是抱着谨慎的乐观。”周方冶说。

“不管是管线计划,还是运河计划,对此关注的根源都源于中国的能源安全问题。但是,寻求未来中国稳定的能源供应,应该往北看……”相关资深专家这样评价。

黑丝袜

丝袜图片网

韩国性感美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