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锡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微时代政府咋应对

发布时间:2020-07-13 10:24:46 阅读: 来源:焊锡机厂家

@对话人

蔡 奇代表(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苏文金代表(集美大学校长)

翟惠生委员(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党组书记)

詹国枢委员(人民日报海外版原总编辑)

2010年,微博元年开启。短短两年,我国微博用户数量已超过3亿,其中政务微博数量超过5万,微博被公认为“正在改变官方和公众话语权整体格局”。

面对“微时代”的“微革命”,政府应如何应对?“管理得好,微博就是‘威博’,在联系政府和群众中发挥巨大威力;管理不好,微博就变成‘危博’,在政府和群众中埋下危险的种子。”翟惠生委员说。

代表委员与网友微博互动“亮了”

“微博是促进社会民主开放和健康平衡的重要手段”

3月2日19时53分,詹国枢委员发布微博:“中国书协名誉主席沈鹏发起提案:中小学停止评选三好生……网友有何看法?”2分钟后,网友“Downey-黄”发上第一条回复,截至6日凌晨,该条微博评论数已逾3500条。

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与普通网友的微博互动再次“亮了”。简短,1秒钟上传,微博作为提供、传播、接受三位一体的媒介形式,“兴观群怨”的多重功能得以充分展示。

与传统媒体的线性传播不同,微博点对点的网状传播方式使意见的聚集性越来越强。假如一个人拥有1万粉丝,每个粉丝再有100个关注者,仅仅两次传播,影响就能达到百万量级。微博影响力如此之大,无论好的效应还是坏的效应,都会呈几何级数放大,瞬间聚集起巨大的言论能量。

“微博的出现带来了公共权力的分化,极大提升了整个社会的信息透明度和意见表达的均衡与多元,从这个意义上说,微博是促进社会民主开放和健康平衡的重要手段,也促进了微力量阶层的崛起。”翟惠生说。

年轻政务微博显社会管理的创新

“要提倡开设真正能为群众和政府服务的微博”

从清晨“早安上海”的气象预报到早高峰期间的路况信息,从白天的“上海新闻”再到“灯下夜读”,这是上海市政府官方微博“上海发布”。

“你逃或者不逃,事就在那,不改不变;你跑或者不跑,网就在那,不撤不去;你想或者不想,法就在那,不偏不倚;你自首或者不自首,警察就在那,不舍不弃;早日去投案或者惶惶终日,潜逃无聊,了结真好。”这是阜阳公安在官方微博贴出的通缉令。

“亲,你大学本科毕业不?办公软件使用熟练不?英语交流顺溜不?驾照有木有?快来看,中日韩三国合作秘书处招人啦!……有意咨询65962175,不包邮。”这是外交部官方微博“外交小灵通”发布的“淘宝体”招聘信息。

实用、公开、快速、亲切,这些年轻的政务微博已显示出政府在改进社会管理方式上的创新。而政务微博更重要的功能——权威发布、遏制谣言,则在危机发生时更加凸显。去年3月发生在多地的抢盐风波中,蔡奇的一条“各位不必慌张,食盐保证供应,望浙江同学转告”被频繁转发,谣言的飞速传播在政务微博公开明确回应面前放缓了脚步。

“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在苏文金代表看来,政务微博这个全新、低成本、传播快的沟通渠道,就是帮助政府密切干群关系的高台和大风。

比如,“北京微博发布厅”不仅反映传递信息,也可以让政府了解公众需求,如出行是否方便、暖气是否热等。政务微博的良性运行,需要强大的人力资源支持及足够的专业素养,如“厦门警方在线”由三个团队做维护,一个负责宣传管理,一个提供警务信息,一个解决粉丝专业性的问题。

“开通政务微博,确有诸多好处,但若不分青红皂白,统统一哄而上,也不是一件好事。”詹国枢称,“有的微博开通以后,多日不发言,有事不回应,成了微博‘僵尸’;有的急于吸引粉丝,每天登些稀奇古怪的轶闻趣事、饮食菜谱之类;还有的管理人员和相关负责者胆小怕事,天天发布一些无关紧要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官话套话,例行公文,既无人看,更无人转发评论。我们要提倡开设真正能为群众和政府服务的微博。”

实名制是网络诚信体系建立的基础

“要冷静分析目前存在的问题,管用并举,以用促管”

3月16日,包括新浪、搜狐等在内的国内各大门户网站将实行微博实名制。根据相关规定,微博用户在注册时必须使用真实身份信息,但昵称可自愿选择。3月16日后未进行实名认证的微博老用户,将不能发言、转发,只能浏览。

“我个人是赞成实行实名制的。”詹国枢说,“打个比方,我们去参加一场晚会,所有人都蒙着脸不透露身份,大家彼此没有顾忌,可能这舞会就完全乱套了,没有了对行为的约束,一个人意识到他可以不负责任地去做某件事,内心魔鬼的一面可能就会不由自主地出来。”有些人认为实名制会影响发帖,但在实行实名制之前,已有相当数量的网友在实名发帖,并未受到影响。

那么,后台实名,是否存在个人信息泄露的可能?

“实名制是未来网络世界的大势所趋,是网络诚信体系建立的基础。”苏文金提出了建议:“建立一套符合中国国情的网络公民身份体系,加快个人信息安全及隐私保护的相关立法工作,加大防御监管机制的建设并修订相关法律,加强网络犯罪的打击力度。”

在网友对实名制存有疑虑的同时,亦有政府官员对微博的社会动员功能心存担忧。代表委员们认为,政府可以积极利用和引导这种力量。“微博只是一个工具,谁都可以利用。对于目前存在的问题要冷静分析,切不可一棍子打死。正确选择应该是管用并举,以用促管。”蔡奇说。记者 侯露露 张意轩 于 洋

丹东订制西服

盐城西装制作

吉安工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