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锡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漂买房故事有买房命没买房钱

发布时间:2021-01-07 19:07:17 阅读: 来源:焊锡机厂家

北京晚报

春节过后,二手房市场异常火爆。很多中介在解释原因时都提及,这是因为“外地人不能买房”限令已经满5年了。2011年2月出台的“京十五条”中规定:“持有本市有效暂住证在本市没拥有住房且连续5年(含)以上在本市缴纳社会保险或个人所得税的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限购1套住房(含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住房)”。

这几年,很多人被限制在购房大军之外,如今,这部分购买力正逐渐释放出来,但是时间变了,市场也变了,他们真的还会成为火热的买方吗?

出手

迟了2个月涨了30万,

我的家从西直门到了房山

按照“京十五条”的规定,并不是说没有户籍的家庭只能从当年起算缴税证明,只要攒够5年的缴税证明都可以获得买房资格,所以,其实每年都有人“被解禁”,并不是集中在今年一起冲进买房市场。比如,张海潮就是2013年2月攒够了5年纳税证明。

他从2012年底开始看房,挑中了西直门北今典花园的一套二手房,总房款360万,中介说这个价格还可以商量。因为当时还没有购房资格,所以他把这个信息留存了,等到第二年2月底才又赶紧去找中介购房,结果房主已经调价,卖价为390万。这30万一下子打乱了张海潮的预期:“我工作时间也不长,父母攒了多年的钱都给我了,还是不够。”最后他只好放弃了这套房子,在房山买了一套总价290万的新房,“虽然住着挺好的,可是离单位也远,将来孩子上学什么的,麻烦事也不少,现在每天堵车的时候我都骂自己。”

较早解禁的张海潮们购房的教训,也给了后来者借鉴。朱宁的5年纳税证明是今年1月底凑够的,从去年秋天她就和老公开始看房子,虽然还没有孩子,但是同事们的经验告诉她最好还是提前购置学区房,于是重点看了东城排名相对靠前的小学的学区房,去年11月,雍和宫边的一个半地下室吸引了他们,“因为有学区名额,都是半地下室了,总价还400多万”,两个人犹豫了,“为了不确定的学区房做这种牺牲值得吗?我们俩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后来还是决定先考虑居住质量。”

去年12月底,他们在木樨园附近看中一个三居室,100平方米350万。但是房价一直看涨,两人没有透露自己还在限购期的“机密”,签了购房合同,“我们也没差几天,等程序顺下来刚好合适。”

春节过后的这轮涨价,朱宁夫妻俩特别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签约的时候,中介跟我们说,多交点定金,年后又有不少纳税到期的人要买房,所以房价肯定会涨。我们交了10万定金。这个定金还是挺有用的,同样的房子,现在报价都高了快5万了,而且房主还都在观望不肯签约呢。”

观望

好不容易得到的购房资格,

不能浪费在一个小户型上

研究生毕业后,李丹漂在北京已经7年了,从一个小会计师事务所的“小杂役”起步,现在已经是一家大型会计师事务所负责审计工作的骨干了。两年前,她的哥哥从外地分公司调回北京工作,兄妹俩在五路居附近租房住。

前年底,李丹就有了购房资格,她和后到北京的哥哥商量,兄妹两人凑钱先用自己的名字给哥哥买一个两居室,“我们两人的钱加起来有150多万,父母都是退休工人,不能指望。我如果自己买了一居室,就没办法支援哥哥买房子了。而且,我是女孩子,按传统是不必准备房子的,这点儿钱必须先往刀刃上花。”李丹的哥哥拒绝妹妹为自己做这样的牺牲,坚持让妹妹先买个小房子住着,而李丹觉得好不容易得到的购房资格,不能浪费在一个小户型上。最后两人都觉得房价当时已经很高,应该再等等。

兄妹两人谁也没说服谁,可他们的首付款能买到的房子面积却越来越小。“之前我们这边普通一点的二手房房价基本上是4万多,我们俩踮踮脚还凑合能买,现在一平方米涨了20%多,真买不起了。我们现在只有一次购房机会,也犹豫是不是去再远一点的地方买。不敢随便入市了。”李丹和哥哥最终还是决定再等一等,看看房价是否会有一点回落,等到今年年底,实在不行就在石景山买房了,“将来门头沟那边的地铁会跟现在的6号线连接起来,沿线有些二手房单价还有不到3万的,也许还可以考虑。”

而促使佳妮决定买房的原因是总搬家实在太烦了。“买房,今年就买。”笃定地点点头,佳妮感叹,“毕业5年搬了4次家,总搬家恶心到我了。”

2011年,佳妮硕士毕业,进入某制作公司工作。月薪过万,但因为没有落户指标暂时无法买房。彼时佳妮并不介意,跟同学合租也没什么不舒服的,加之自己是女孩子,“买房”一时还不算是项紧迫的“任务”。然而才住了一年多,同学换工作搬走,不想和陌生人合租的佳妮也重新找了个一居室。同样住了差不多一年,房东想卖房,她又换了个地方……去年,住进现在房子里的佳妮终于萌生了买房的念头。

出于价格考量,佳妮将目光投向南四环附近。“曾经想过买在四号线北端,觉得‘上风上水’。后来听人说现在南水北调,南边也挺好的。”公益西桥南边的一个新小区,目前是她的首选。“想买个六十平方米左右的小两居,或者一居室也可以。以后我结婚了应该会住在老公的房子里,这个估计就是给爸妈住的。以后附近要建万达,觉得还会涨。”

放弃

有了购房资格,

错过了购房时机

方晓琴2006年研究生毕业后留在北京一家外企工作。在刚出限购令的当年七月,她就已经攒够了纳税5年的证明,基于新政策下房价应该会降的判断,方晓琴没有去看房,想着多干几年攒出更多的房款来再入手。结果是越等越买不起,“我每年工资也有增加,可惜攒出来的那点税后收入,还不够房价上涨的一半。”

不光是越来越买不起房,方晓琴的租房质量也开始降档。几年前她一直在东三环边租着两居室,“带飘窗,晚上从大窗户往外看,正好看到新的中央电视台大楼,看到CBD的璀璨灯光。”前年秋天,她被迫从住了7年的房间里搬出来,“房租从3000多元一直涨到了7000元,实在租不起了。”现在,她还住着原来的小区,不过从两居室换成了一居室,“一步没赶上,结果就越过越抽抽了。”年过40岁一直单身的方晓琴已经放弃了买房的打算,她自己算了一笔账,即便房租升高,200万也足以支付她退休前的房租了,而这点钱如果买房子连首付款都不太充足,“等我老了,也不留在北京了,肯定到南方找个小城安度余生,没必要再当房奴了。”

王林基本已经放弃了在北京购房的计划。老家在大连的王林在北京某房产中介公司已经工作5年了,下个月他就能获得购房资格。去年底,他看好了一间在他们公司签约的一居室,“也是德胜学区的学区房,因为户口被占用,孩子刚上二年级,所以卖价比一般的学区房便宜几十万。”王林盘算着等自己能买房的时候,把这个房子拿下,春节时他还特意跟朋友说好了借钱,基本凑够了首付:“只要交100万,就能买个潜力股。当时我们都确认房价尤其是学区房房价肯定会涨,客户特别多,不愁卖,而且这边租金也贵,我每个月的投入还不算太大,又能随时变现。”没想到,春节后房价突然上涨,房主撤回了卖房的约定,王林的小算盘也落空了。

这几天他天天带客户看房子,看的他已经放弃了今年买房的打算,决定再等几年看看。王林举了个例子,“马甸南村那边有套学区房,小两居,春节前还报530万,房主给我们的底价是520万。过了年我们重新核对信息,我给房东打电话,对方说要涨60万。我一开始以为自己耳朵坏了,还问呢‘您说的是6万’?干了这几年中介,我还第一次碰到涨价这么猛的。”王林说,这套房子现在的报价已经升到了600万,上周末他还带了3拨客人去看房,虽然没有签约,但是房东不准备让步的态度很坚决。王林已经被这种涨价幅度吓到了,“虽然我们这个片区的房价去年一直在涨,但这涨得也太疯了。”

王林决定再等几年看看形势,“大家都疯了的时候,我赚点中介费就行了。实在不行,我干几年就回老家了。北京是能挣到钱,但生活成本也实在太高。”

微信公众号:融360房贷

治疗鼓膜穿孔北京那个医院好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引起白癜风的因素都有哪些呢

上海可视人流多少钱

南京皮肤病研究院_有助于白癜风诊断的检查方法 如何预防白癜风的反复发作

上海什么阴道再造医院好

相关阅读